首页

都市言情

林清屏顾钧成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林清屏顾钧成: 第366章 你是我的谁呢?

    陆创一旦确定了“顾叔”这个认定,就没打算改过来,这个晚上真的把他当长辈来尊敬,特别乖巧有礼貌。
    进场时已经关灯了,里面漆黑的一片,陆创充分发挥小辈的灵活和懂礼,找到座位后,还要搀扶着他顾叔去座位。
    顾钧成紧了紧手臂,胳膊上肌肉便鼓了起来,他自己也不明白,就他这体格,到底哪里像要搀扶的样子。
    陆创自己也反应过来,有点不好意思,小声说,“叔,您坐,我在家照顾老人家习惯了嘿嘿。”
    先请顾钧成坐下,他自己坐中间,林清屏和顾钧成中间就隔了一个陆创。
    顾钧成坐下来,目光往林清屏那边一看,林清屏冲着他,用嘴型无声地叫了他一声“叔叔”。
    顾钧成脸一沉,林清屏却给了他一个白眼,转过头去了。
    音乐会开始。
    林清屏也没想到,本来无心来听的一场音乐会,却把她深深吸引。
    《军港的夜》《年轻的朋友来相会》……
    都是上辈子年轻的时候耳熟能详的歌,也是只在黑白电视里看过的歌唱家。
    也许是音乐的感染力,她强烈地感觉到了青春岁月的重来。
    上辈子曾在网上看到一段话,原句记不得了,大概意思是:希望一觉醒来,自己还坐在高三的教室里,讲台上老师在讲课,自己经历过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。
    在熟悉的歌声里,上辈子的一切仿佛不过是一场梦,现在才是她真真实实的人生。
    从头至尾,她听得全神贯注,不知何时红了眼眶湿了脸颊,她都不知道……
    听完,她才发现自己眼眶酸酸的,脸上皮肤也绷得发紧。
    她飞快揉了揉脸,揉去那些泄露情绪的痕迹。
    陆创高高兴兴的,而且心里酝酿着一个计划,场内又黑漆漆的,什么异样都没发现,还是以特别乖巧和有礼貌的姿态,护着他顾叔和林清屏出了音乐厅。
    到了外面,陆创磨磨蹭蹭的,吞吞吐吐,磨叽半天,要看再不说三个人就要分开了。
    他终于鼓起勇气,站在了顾钧成面前,红着脸说,“叔,我想和林同志单独出去走走,可以吗?”
    说完,没有等顾钧成回答,就转向林清屏,“林同志,可以吗?我……我有话想跟你说。”
    顾钧成的声音冷冷的,大夏天也让人身上一寒,“有什么话不可以正大光明说的?”
    陆创急了,拉着顾钧成的手臂晃起来,撒着娇,“顾叔,真的有话不能当着您说呢!”
    顾钧成鸡皮疙瘩起了全身,甩陆创的手。
    只听林清屏一声“好”,清脆地响起。
    “林同志!”陆创惊喜不已。
    “林清屏!”顾钧成咬牙,脸色很不好看。
    陆创一听慌了,抱着他胳膊哀求,“顾叔,您别生气,您要骂就骂我吧!是我想和林同志说说话,都是我的错,您打我骂我都行,别怪林同志好不好?”
    音乐厅外有路灯,顾钧成看着陆创年轻的带着稚气的脸庞,和陆创身后同样青春四溢的林清屏,脸上肌肉冻结了一般僵硬。
    陆创一脸哀求,“顾叔,您就放心好了,我会保护好林同志的,我也会遵纪守法,有礼貌有分寸的,就一会儿,然后我保证把林同志安全送回家!”
    顾钧成的目光越过陆创,牢牢锁在林清屏脸上,“你要去?”
    短短三字,充满压迫力,陆创都被吓着了,唯恐顾钧成这个长辈会苛责林清屏,都打算放弃了。
    林清屏却坚决的一声“是”。
    那倔强,那坚定,把陆创再次吓一跳。
    而后,顾钧成和林清屏之间便陷入长久的对视和僵持中。
    两人眼神都锋锐而坚定,谁也不想退让,那种冷冽之气,让陆创觉得,这俩人要打起来了。
    陆创慌的啊,这边喊“顾叔,您别生气”,另一边喊“林同志我来好好和顾叔说”,说了至少十遍,但这两人似乎都没听见。
    陆创愁的哦……
    终于,顾钧成的眼神先松懈下来,“好,你去吧。”
    说完,紧绷的身体都松了。
    转身,往公交车站而去。
    身后,隐约听见陆创在问,“林同志,顾叔回去会打你不?”
    叫他叔?却把她当同辈?
    呵,顾钧成加快了脚步。
    看完演出,其实就已经十点了。
    在外面磨叽了好一阵,顾钧成离开演出场地再回到家就十一点了。
    十一点半,顾钧成到家,遇到刚回来的何前程一行。
    何前程对于在家门口站岗的顾钧成表示不解。
    卫中华更是一句,“被嫂子赶出来了?”
    顾钧成:……
    “一边去,嘴里没一句好话!”顾钧成一脚踹过去。
    卫中华嘻嘻一笑,轻松躲开。
    何前程稳重些,问他,“真的不用我们帮忙?”
    “不用。”顾钧成摆手,示意他们回去休息。
    申海和王平安则一脸茫然,不知眼前是哪出,被何前程拉回去了。
    十二点,林清屏还没有回来。
    十二点半,一辆出租车停在家门口,终于有人下车,而且是两个人。
    林清屏和陆创。
    陆创陪着林清屏走到家门口,看见他,叫了声“顾叔”。
    “好了,我到家了,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。”林清屏朝陆创挥挥手。
    陆创眼睛亮亮地笑,“好!卿屏!别忘了答应我的事!”
    然后又冲顾钧成挥手,“顾叔晚安!”
    陆创坐原车走了。
    顾钧成跟着林清屏进院子,林清屏听见身后传来一句不阴不阳的“都叫上卿屏了”。
    林清屏回头,“有什么不可以?”
    “好像,我都没这么叫过吧?”某个人的五官都能拧出一坛子醋来。
    “哦。”难道是我不让吗?
    “林清屏,你别哦哦哦哦地敷衍!这个陆创见到我出现在你家里不觉得意外?不想想为什么?”顾钧成的声音咄咄逼人的。
    林清屏淡淡一句,四两拨千斤给拨了回去,“你不是我叔吗?”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顾钧成气得一口气,“你不告诉他我不是你叔?你不告诉他我是谁?”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告诉呢?”林清屏在院子里黑暗处淡淡地问他,“你是我的谁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