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综合其它

处女小珍

设置

字体样式
字体大小

处女小珍: 全文阅读

    我叫阿庆,今天十六岁。我的父亲在我九岁时因车祸去逝,身为独子的我便从此和妈妈俩人相依为命。
    那天炎热的午后,一放了学便立刻奔跑回家。哈!跟好友振兴借了两张新出炉的四级a片,我裤子内的小宝贝已等不及了。
    回到了家里,从冰箱中盛了一大碗母亲在昨晚弄的西米露。在这种闷热的天气里,启动了冷气机,喝冰冻的西米露,同时看a片,可是一大的享受啊!我把一片光谍放入光谍机,反正母亲不到傍晚是不回来的,我就把所有窗帘都拉好,索性把衣裤都脱个清光,预备在客厅里,赤裸裸的好好打个手枪,尽情的享受一番!我一边以右手拿汤匙喝西米露﹑一边则以不惯用的左手抽摇我那膨胀的大老二,并全神灌注﹑欣赏着电视上a片主角的卖力演出。
    “叮当…叮当…叮当…”
    “干你娘的!”在这时候不知哪个狗养的按门铃!硬挺的宝贝又无法多忍耐,我急忙使力抽送了几回,就草草泄精了…
    我急忙把电视给关上,随手拉起了校裤,裸上身开门去。
    原来是隔壁的小珍,手中拿一大包的不知是什么。她站在门旁大声喊道:“喂!拜托啦!还不帮我拿进你家去?这些是我那麻烦的老妈死都要我送过来的蜜桃啦,是她从家乡带回来的啦!”
    我嘟嘴,无声无气的从小珍手里拿过那一大袋的蜜桃。
    “矣!这种什么啊?怎么黏黏的?”小珍揉弄手掌叫道。
    死了!那是我的精液啊!刚才匆匆射精后竟也没留意那黏黏淫秽液体沾得我整个左手都是,而恰巧在接过袋子时弄到小珍的手,沾得她满手心都是。
    “哦…那…啊哟!那只是沾在我手上的西米露啦!”茫然中,我胡乱的说了一通。
    “…啊…里边还有很多啊!进来,我盛一腕冰冻的西米露给你喝。”
    “好…好…我最爱喝西米露了!”小珍大步的跑跳进来。
    我到厨房里端了一大碗的西米露,走出到客听,并拿了手巾准备给她擦手时,竟吓了一大跳。小珍竟在用嘴舔沾在她手心上的精液,望向我说:“喂!阿庆哥,这西米露怎么酸酸的,还有点儿异味,是不是坏掉了?”
    “…哦…这个…这个…哎呀!你怎么那样不卫生,那些都脏了,当然有异味啦!来吧,快坐下来吃这碗吧!”我缓缓回道。
    小珍今年十六岁,非常的单纯。我的房间正对她的房间,我还常常有机会偷窥她换衣裳呢!她今天穿着水蓝色白花点的短裙,前扣式的短袖紧身针织线衫,露出可爱的小肚脐。看她喝那碗西米露,就让我连想起她刚刚吸吃我精液的情景,令我有点兴奋得连小弟弟都缓缓站了起来。
    “哎哟!怎么不开电视啊?樱桃小丸子快播映了!”说,小珍便拿遥控器开电视机。
    “啊…啊…干我…干我…啊…啊”电视里正传来刚才我看到一半的a片淫喊叫声。原来我忘了关光谍机。
    “哇!搞什么东瓜?”我心里吓了一跳,慌忙身躯挡在电视前。
    “小珍…别…别看,快…关掉它!”我心虚的口吃起来!
    “啊!原来你偷看a片!哈哈…我要告诉所有的人!”小珍笑道。
    “不行啊!求…求求你!可不能说出去啊!”我急跳了过去,把小珍压倒在地上,以掌心按她的嘴。
    “说出去我就没脸见人了啊!”
    我的上身压小珍的胸部,她愈挣扎就愈和我贴得更紧。我这时也发觉了,不但上体顶得舒服,下面的弟弟更压她膨胀得快要爆裂了!爽快的感觉突然涌上心头。
    我面红耳赤,搂着小珍直亲嘴,亲到她心猿意马,有点儿不知所措,竟然毫无半点抗拒。我乘机一路沿着她的颈子吻下来,顺便将她上衣扣子全解开,玩捏起她的奶子,并用舌头挑逗片刻后,开始对着乳头吸吮起来。
    小珍的敏感地带受到了刺激,情欲不自禁的高涨起来,脑部终于清醒了一点,慌忙想推开我,但被我再次挑逗了几下,嘴里虽然喊不可以,但身体也不自觉地随着我舌头的来回舔啜而扭动。
    当小珍变硬的乳头受到我手指的捻转时,她不禁兴奋地仰头直摇摆,一阵甜美的快感窜遍全身,令她不自觉呻吟起来!小珍凝望我,她虽然很爽,又有点儿不好意思,只想尽量隐藏自己的兴奋之表情。
    我看她正犹豫不决,立即想脱她内裤。小珍夹紧腿,坚持不让我动她那小内裤。我开始哄她,说只要看看外面就好。说着就使力掰开小珍妹妹夹紧的双腿,掀起水蓝色短裙,伸头隔着内裤,轻轻用舌头逗弄吸吮起来。但不一会,就使力强行拉下她的小裤裤,接着用舌头逗弄并吸吮起她的阴户里已盛满的蜜汁。
    小珍这时也不禁闭上了眼睛,任由我的摆布。柔软的舌头随意舔逗,引起小珍妹子一阵又一阵的骚痒感。我把她拉起,躺放在我客厅那超大的沙发上,以双肘支撑着上身,把她大腿分得更开更大。
    我握住小珍光滑的大腿,以火热的舌头往她嫩红的肉芽上舔去,令她支持身体的双臂轻微颤抖,并不自觉的紧闭双眼,向后仰头呻吟。
    没过一会,小珍就觉得有根硬物,正强挤入她那还未曾开过的蜜缝里头。张开眼一看,原来是我正在尝试将yin茎插入她的体内。她吓了一跳,紧张的硬要把我推开。
    可是我这时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理智,满脑子里只有性。我用力压着小珍,不让她反抗,更用我的舌头堵进她的嘴,生怕她叫出来。
    我的舌头在她口中挑逗片刻后,她心境也慢慢缓了下来。我说:“不要怕,阿庆哥哥会很温柔﹑很小心,不会弄痛你的…”
    我用嘴舌在她的粉红小蜜穴里滑游,逗得她的淫水直流。嗯,是时候了!接着,我用gui头小心的在她阴户外点撞,然后才随着淫水盛流处,缓缓的推进小珍的蜜洞。
    小珍感到一阵酥麻,大声哼了两下,就不再反抗,反而紧抱着我,将嫩滑的舌头主动伸过来,缠绕在我整个口腔里头。我亦很兴奋,yin茎涨得更大了,使尽牛力的又挺又抽的出入小珍的蜜穴。她紧窄的yin道包容得我好舒服啊!我越爽,抽chā的也越来越快﹑越来越使劲。
    “啊!好痛…不要呀!…慢点…慢点…”小珍感到一阵撕痛,用力的搥打我。
    我这时哪能慢下来啊?不理了,继续用力的往前挺进!小珍紧抓着我的背,她的指甲几乎全插入我肉里。我忍着痛,也叫她忍点,过一会就会好过了。不久,小珍只觉酥麻感又再次升起,已经由痛楚变为快感,屁股也虽我抽送的节奏而摇摆,阴户也有了伸缩性,能开始松紧的控制。
    这使得我更加的爽快,抽动不到十几下,就在小珍妹妹的yin道内射了出来,而她也同时泄了,淫水留的我满身都是,把沙发都弄湿了一大片,其中还参有滴滴血丝!第一次经验后,带不安的感觉,我俩担懮了一阵子。害怕那次会搞出“人命”。幸好小珍的月经,过后还是照往常一样准时的来,我们也终于放下了心头的大担。
    从那次起,小珍真正尝到高潮的滋味,我们大约每个月都会偷偷的干上好几次,而每一次,她的情欲好像又被打开了一点,越来越放﹑越来越荡,有时还要求一连做三﹑四次,干得我都几乎招架不住了。
    现在小珍都吃避孕药,她说我带安全套无法完全发挥,还是真枪实弹爽得多!当夜深人静时,她还常常在她自己的房里,开大灯面对我自挖自慰,害得我窗户前的那面墙,沾染无数暗黄的秽点,流失了多少的子子孙孙啊!